江西一小學僅有一名學生 日常運行仍嚴格遵循規定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2-14 14:34:21
 華夏經緯網/一個人和他的孤獨學校

 在江西省九江市三橋村的中外運敦豪小學,13歲的魏少鋒就像校園裡高高豎著的旗杆一樣孤單。

 每學期開學第一天,他總是獨自一人站在升旗台下,揚著髒兮兮的小臉,右手高舉過頭頂,行著不怎麼標準的少先隊禮。年過六旬的於學全和羅修應是他的老師,分別站在旗杆兩側,一人用滿是皺紋的雙手緊緊扯著綁國旗的繩索,一人舉著手機,揚聲器裡傳出國歌的旋律。在這個原本能容納幾百名學生的校園,即使手機音量已經放到最大,歌聲依舊顯得有些微弱。

 儀式結束,他們一起走進距離旗杆最近的那間教室。在這所小學,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第二個學生了。

 差不多10年前,這棟有兩層樓、10個房間的學校還能把每間教室都裝滿學生。同一面國旗下站著300多人,一起把右手高舉過頭頂。跑步時他們會踩到彼此的鞋跟,坐在後座的孩子有時偷偷在前座的衣服上畫畫。

 後來,出去打工的人越來越多,大多數村民都在縣城買了房,孩子也跟著父母一起離開了村子。學校辦公室的抽屜裡至今留著前幾年老師的課程記錄,前一學期還用紅筆記著8個學生的成績,開學後就只剩下6個。

 跟這所學校一樣,魏少鋒的世界也不斷有人離開。最早離開的是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因為家裡太窮,母親就離家出走了。隨後幾年,爺爺奶奶也相繼離世,只剩下父親跟他生活在一起。父親是個泥工,卻終日遊手好閒,還曾盜竊,自稱有精神問題,不到40歲就成了低保戶。

 周圍的鄰居陸續搬到縣城去了。2013年,魏少鋒剛上一年級,班上有兩名學生。過了兩年,他唯一的同桌也跟著父母去了縣城,整個學校就只剩下他一個學生了。

 村子的同齡人裡,只有他走不了。因為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魏少鋒和父親依然住在一間低矮的磚房裡,房子的頂棚和外牆還是政府出錢修的。他去過最遠的地方是不到20公里外的九江市。去年魏少鋒過生日的時候,姑姑帶他在縣城花二三十塊錢買了個小蛋糕。沒有蠟燭,也沒人唱生日歌,但他覺得那是最幸福的一天,那個小蛋糕,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

 在村子路邊開小超市的老闆經常能碰到這對父子,他們通常手裡攥著幾塊錢,買煙、酒和速食麵。因為營養不良,13歲的魏少鋒身高還不到1.1米。

 除了位於三橋村的這所小學外,其他最近的小學在三四公里外。山路不好走,家裡更沒錢讓魏少鋒住校。為了“不讓任何一個孩子失學”,九江市獅子鎮中心小學決定為他一個人打開中外運敦豪小學的大門,並給這個唯一的學生派去了老師。

 儘管只有一個學生,但跟其他擁有成百上千學生的學校一樣,這裡的一切運行都嚴格遵循著規定。沒有校長和其他管理人員,學校的所有事務都由中心小學直接管理。辦公室的黑板上寫著值日表,羅修應負責每週一、三、五的校園衛生,剩下兩天由於學全負責。

 每到新學期開學,兩位元老師都會騎著電動車,跑上幾公里山路到中心小學領新發的課本和教具。期末的時候,他們也會去領統一出題的試卷和《致家長的一封信》。每天的記錄表上,“應到人數”和“實到人數”後面總是認認真真寫著“1”。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