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向雪域高原的“哈達” ——寫在花久高速公路建成通車之際

http://www.cdnews.com.tw 2017-11-14 17:46:46
  華夏經緯網/11月13日,經過上萬名建設者4年的艱苦鏖戰,貫穿青海果洛、玉樹、海西三個少數民族自治州的便捷幹線公路,也是果洛藏族自治州的第一條高速公路——花石峽至久治高速公路全線建成通車。

  花久公路通車前夕,記者驅車前去採訪,只見這條鋪築在高寒、高海拔地區,且穿越三江源自然保護核心區的黑色長龍,自西北向東南途經果洛藏族自治州的瑪多、瑪沁、甘德、久治四縣,串連花石峽、下大武、雪山、東傾溝、大武、大武鎮、江千、下藏科、門堂、智青松多等10個鄉鎮,直達青、川兩省省界分水嶺。沿途新修的公路穿山跨澗,蜿蜒起伏,線型流暢,路面平坦,橋隧設計科學合理,標誌標線齊全醒目。雖然已是深秋季節,空氣寒冷,飛雪漫舞,但黢黑的公路與潔白的雪山相映成輝,優美的線條與廣袤的草原和諧共處,更顯出一種大氣磅薄之美。

  篳路藍縷,西北首條綠色迴圈低碳公路誕生

  良好的生態環境是人類賴以生息繁衍的基礎,而在生態環境極為脆弱的三江源地區鋪路架橋,如何處理好公路建設與生態環保之間的矛盾,無不考驗著花久公路的建設者。

  高寒缺氧、生態脆弱、多年凍土是青藏高原公路施工的“三大難題”。作為2014年度交通運輸部5條“綠色迴圈低碳示範公路”主題性項目之一,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花久公路同樣不能倖免。為最小程度地破壞沿線生態,建設者們不惜增加投資,通過開挖架設“金隧銀橋”來避讓生態脆弱區,減少對高原多年凍土的擾動。

  自2013年6月動工以來,建設者們秉承“最大限度的保護、最小程度的破壞、最大能力的投入、最大程度的恢復”理念,針對高寒高海拔敏感區域的生態特點,大力開展河道疏通治理、邊坡草皮綠化、隧道廢渣再利用等環保施工,同時在經過河流、濕地的大橋上安裝橋面排水系統,在隧道、服務區採用LED照明系統,以最大限度保護沿線的生態環境。記者曾在海拔4300米的東傾溝鄉路面施工現場看到,培植近3年的路基邊坡牧草長勢喜人,新鋪的油路面就像從草原上長出來一般。

  在橋隧比達27.2%的花石峽至大武段,主峰海拔6200多米的阿尼瑪卿雪山就橫亙在眼前。雪山下,已經建成的花久公路海拔第一高橋——恰布龍特大橋像一道美麗的彩虹,一端向綠色草原延伸,一端聯結了雪山之門——雪山1號隧道。

  花久公路是一條生態示範路,在每個環節都需要做到一絲不茍。為了儘量減少施工對沿線環境的影響,施工單位進駐工地後,一律用欄板將主要的施工場所和生活區圈起來,並且通過標語、環保宣傳車等途徑,向施工人員宣傳環保知識,時刻提醒人們要注重環保,增強人們的環保意識。

  由於穿越高原多年凍土區和一批著名旅遊風景區,花久公路在建設中除全方位多角度探索、應用推廣高速公路節能減排、資源迴圈利用及綠色環保的技術、措施及管理方法外,還通過創新集成應用路面溫拌瀝青混凝土技術,隧道節能通風設備、ETC不停車收費通道、施工中的機械控制等30余項節能減排新材料、新技術和新工藝,將綠色節能理念貫穿于施工的各個環節,從而大大減少了資源損耗和生態破壞。

  如採用廢渣再利用“無痕化”施工理念,將隧道剩餘棄渣綜合再利用,將可用碎渣最大可能的用於路基填方或加工為砂、石等建材,儘量減少棄方量,降低水土流失的風險;服務區生活污水全部經過污水處理設備後儲存于水池,用來衝廁、綠化;利用當地太陽能資源充沛的實際,在沿線管理分中心、服務區、停車區、養護區等均採用適宜的節能照明及熱水供應系統等。

  據了解,作為青海首條綠色迴圈低碳公路,花久公路的建設不僅有助於形成高原、高寒地區綠色迴圈低碳公路建設系列標準和規範,使得青海在凍土地區公路建設中取得的多項研究成果得以推廣使用,更為下一步京藏高速公路的上馬建設積累了技術儲備,有助於推進和完善我國公路交通運輸體系的節能減排、綠色環保體系建設。

  攻堅克難,凍土層施工難題迎刃而解

  今年6月3日,花久公路最後一座長大隧道——久治2號隧道實現貫通,為全線通車運營奠定了堅實基礎。

  花久公路地處高寒高海拔缺氧地帶,施工最高海拔達4600多米,氣候條件惡劣,大部分均為多年凍土、生態環境極其脆弱,被有關專家稱為工程“禁區”。也就是說,在這裡修建公路,要面對各種複雜的地質條件,尤其是花久公路的9座隧道,均修建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凍土地帶,在凍土層上施工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

  自隧道開挖以來,業主青海交通投資有限公司多次組織國內高原凍土施工專家現場會診,探索性採用鋼波紋管涵、xps隔熱板路基、熱棒路基、片石通風路基、添加劑、早強劑、熱拌溫鋪、快速施工等新材料、新技術、新工藝,尋找解決高原凍土和低溫施工的最佳方法和途徑。同時,根據專項施工方案,嚴格執行“管超前、嚴注漿、短進尺、弱擾動、強支護、快封閉、勤測量”的總體施工原則,並採用拋石擠淤、回填砂石料、水穩料填封等方法治理局部凍融翻漿;通過在混凝土砂漿和水穩料中添加早強劑,在瀝青拌和料中添加溫拌劑,在低溫下進行快速碾壓成型,以及混凝土預製、橋基涵洞搭建暖棚生火保溫等方法,攻克高原凍土和低溫條件下施工技術難題。

  與阿尼瑪卿雪山隔川相望的雪山1號隧道,雙洞總長9065米,施工最高海拔達4800多米,年平均氣溫零下4℃,最低氣溫零下40℃,空氣中的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區的60%,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環境最惡劣的高速公路隧道。

  “修建這條隧道最大的難點就是隧道進口處要穿越大面積冰川堆積物和10公里多年凍土層。而國內外經驗顯示,在施工前的勘察過程中如果勘察到凍土層都是儘量躲避繞行。”據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隧道與地下工程設計研究院院長曹校勇介紹,他的團隊已經對多年凍土層進行了長達40多年的持續研究,當2011年8月來到阿尼瑪卿雪山進行勘探和選線工作時,凍土著實讓他們傷透了腦筋。

  中鐵十八局花久公路雪山1號隧道項目經理李士棟告訴記者,公司雖然派出了有著7年高寒地區隧道建設經驗的精幹隊伍,但是還從未在冰川堆砌物的多年凍土層修建過隧道。雪山1號隧道的建設,對他們來說將是史無前例的挑戰。2013年7月,中鐵十八局三公司和中鐵五局的施工人員頂風冒雪,打響了艱苦卓絕的隧道開挖戰。

  “當時開挖的時候,我們從地表以下一米五到兩米左右就開始遇到凍土,這個時候相當的堅硬,跟石頭一樣。但是挖出來以後,暴露在空氣中,兩個小時它就化掉了,這肯定影響隧道成形,它不能成洞,我們在泥巴堆裏打隧道是肯定不成的,這時困難很大。”李士棟說。

  “該隧道圍岩破碎,地下水發育,存在高地應力,施工難度極大。僅在470米長的斜井開挖中,原本只需40人左右的施工隊,前後就更換了2000多人次。施工中最大一次涌水量達2.8萬立方米,掌子面噴水5米以外。”中鐵五局施工隊長陽雷告訴記者。

  如何保持凍土的穩定性,避免隨著氣溫的變化而融化或凍脹,並且還不能破壞高原脆弱的生態環境,這是凍土隧道施工必須破解的難題。

  在建設、設計、科研和監理部門密切協作下,花久公路的建設者們創造性地利用極寒條件下凍土穩定性高的氣候特性,採用“混凝土抗凍融”“三次襯砌”“防寒泄水洞”等特殊工藝,成功破解了高原“冰磧堆積物”地質隧道開挖、高原偏壓隧道掘進、高寒隧道防排水等世界性技術難題,在保護好生態環境的同時,按期安全貫通了雪山1號隧道,為極端氣候條件下我國高原凍土隧道的施工與科研積累豐富而寶貴的經驗。

  隧道採用防凍保溫設計、大橋採用耐久性措施、路面採用耐久性瀝青混凝土、溫拌瀝青混合料和引氣水泥混凝土……在花久公路建設中,針對年平均氣溫低於零下4℃、冬季嚴寒漫長的現狀,建設者們採取了上述五大技術措施來處理凍土路基問題,最大限度地保護多年凍土,保證路基的強度和整體穩定,有效延長路基路面使用壽命,減少或降低運營養護費用。

  據業主青海交通投資有限公司花久公路第一項目辦主任韓偉學介紹,早在規劃設計階段,省交通運輸廳就緊密結合果洛州城鎮佈局和經濟發展規劃,以花久公路為基礎,修建了通鄉鎮、通村、通寺院的硬化道路以及便民橋等;同時通過設置互通立交的方式,優化了原有路網結構,為當地群眾創造了便捷快速的出行條件。據統計,僅沿線各鄉鎮連接線工程總里程就達101.62公里,總投資4.2億元。

  沿花久公路自西北向東南一路翻山越嶺,穿峽跨澗,但見遠天深邃,雪山聳立,山水蒼茫,草原遼闊,花久公路如同一條當空舞動的彩練,將雪域高原和果洛草原的無限風光盡情揮灑在眼前。“花久高速公路通車後,不僅能完善果洛交通體系,更能拉動果洛旅遊業的發展。並且把花久高速公路打造成為一條高原觀光旅遊線路。” 果洛州交通局局長劉應德說。來源: 青海日報(王偉 編)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