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尋根”喚起集體情感 偶爾懷舊很“解渴”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4-17 16:46:07
 在流行文化盛行的今天,人們對於過去更具精英氣質的、更具人文情懷的東西有所緬懷和推崇——

 電影“尋根”喚起集體情感,偶爾懷舊很“解渴”

 中國青年報報導,線上上片源充足的年代,想看的電影觸手可及,人們依然會為了電影節的一場電影賣力搶票。經典老電影自身的生命力是什麼?又是怎樣的心理因素驅動當下的年輕觀眾集體投入“懷舊的節日”?《廣電時評》執行主編何天平結合他的電影節體驗,為我們進行專業解讀。

 “經典”電影不問年齡,只看開拓性與年代影響

 每年平均在北京國際電影節觀看10部左右電影的何天平,認為“經典電影”的外延其實很寬泛,不一定完全關乎時間概念,未必年代久遠才能列入其中,只推出幾年的作品也可以屬於該範疇。

 “我今年買了一場《獨自等待》的票,這部出現於2005年的青春片距離今天不遠,但它很大程度上構成了對中國青春電影文化表達的一種特殊樣貌,有開拓性也有獨特性,構成了我心目中該類型的‘經典’。”

 那些在電影節頗受熱捧的經典老電影,具有的共性往往是:或在類型上曾有所開拓,或在某個年代裡對電影文化的推進有特別的影響。

 何天平說:“電影節上大多數‘懷舊作品’,是電影愛好者耳熟能詳的作品,例如今年‘百年誕辰伯格曼’的‘致敬大師’展映單元。除了所謂的文藝電影,能展現一段時間以來電影工業能量、包含時間序列意義的老電影同樣很受歡迎,例如‘X戰警’系列、‘侏羅紀公園25周年’特別展映、‘復仇者聯盟’系列等。”

 網上有評論表示,如今大眾追隨老片子,純粹是被品質堪憂的新片市場給“逼”的——暗含某種逆反心理。何天平覺得這種說法反映了人們對當下文化環境的憂思,但過於偏激了一些。總體上這兩年新片市場向好,整體面貌積極,只是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他覺得,對老電影的推崇跟今日電影發展並不是一組互斥的關係,相反,反映出某種意義上的合力,是觀眾對電影本身具有更強烈的審美意願。

 電影工業今昔不同,讓人玩味“美好的過往”

 懷舊,是社會浮躁風氣下人們尋求精神慰藉的理想途徑。何天平說,很多文化領域都在用“尋根”的方式喚起大家的集體情感。

 “電影是一個很好的縮影,叫好叫座的片子越來越多,但能夠被‘鐫刻’進記憶的作品越來越少了;遵循批量生產邏輯的工業化作品越來越多,但如同本雅明所說的藝術的靈韻也越來越遠了。”在流行文化盛行的今天,人們對於過去更精英氣質的、更具人文情懷的東西有所緬懷和推崇。

 在“複製性”極強的生態環境中,偶爾懷舊,也很“解渴”。何天平提到,“修復經典”單元,就屬於北影節值得期待的“彩蛋”環節,讓一些曾受技術條件限制,沒能得到後續傳播的老電影“死而復生”“重見天日”,這對於頗有舊時代情結的電影愛好者來說,參與其中的收穫感是遠遠高於觀看電影本身的。

 近幾年,一些懷舊電影工業的片子,也對現在年輕觀眾形成巨大的吸引力。電影《頭號玩家》重現《閃靈》標誌場景時讓影迷驚喜萬分,《雨果》以天真柔軟的孩童視角,致敬電影事業的開疆辟土歲月。

 “今天的年輕人正置身於新的宏大電影工業環境中,從電影文化的觀念、實現技法到傳播手段、工業結構體系,顯然跟過去的環境不一樣。因為迥然不同,所以變成了一種‘美好的過往’,值得拿來玩味和緬懷。”

 年輕影迷“溯源”“回挖”,去探索不曾經歷的時代

 到了這兩年北影節,年輕觀眾表現出的“集體儀式感”,體現於跟一群人共同“搶票”去看——一票難求,已然成了這個節日的“標配話題”,帶有濃重的青年文化印記。

 “搶票當天的熱度要比電影播放週期內的熱度高很多,側面印證了‘奔赴電影節’這個帶有高度文化狂歡基因的活動,已經有了超越藝術和文本意義本身的象徵意味。”

 何天平認為,電影節搶票,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年輕群體“從眾心理”的驅動。“我有直觀感受,像《七武士》《黃土地》這樣的作品非常難搶,但有些在影史上地位也很高的作品卻挺容易獲票(或許對普通觀眾知名度還不夠高)。背後的原因不是絕對的,但或多或少會關乎流行性的問題。”他覺得,年輕影迷之間彼此感染,用自己和一群人的“執念”,抬高一部分老片子的“身價”。

 無論如何,透過電影節,國內年輕觀眾與經典老電影之間成功發生化學反應。一群90後、95後觀眾追隨誕生、流行都遠早于自己成長時代的經典,這種“溯源”“回挖”行為為何出現?

 何天平感覺,有些老電影的時代語境,年輕人很難“完全移情其中”。反倒是一種強烈的“好奇心”,驅動年輕人接觸老電影,瞭解不曾經歷的文化,感受不曾置身的時代。

 不少年輕影迷搶票去看的電影節老片子,其實已經是“二刷”了,他們覺得坐進電影院欣賞的體驗是不可替代的。

 “影院本身是一個帶有強烈文化象徵意味的空間。就像追劇一樣,看電影已經慢慢成為當下人們日常文化消費的主流舉動,是涉入文化的日常選擇。”

 何天平說,影院本身所具有的“壯觀”的觀影體驗,確實是小螢幕做不到的,不僅是科幻片、史詩片這樣的宏大敘事,任何電影作品都更容易在這種光影交錯的寂靜空間中,生成不一樣的曼妙體驗。(沈容編)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