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1613期/政治--談三十年夠了 李永得看淡兩岸破冰行

首批入境「匪區」採訪的台灣記者,據傳是鄧小平拍板核准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1-31 19:52:06
李永得(左)與徐璐(右)是1949後,台灣第一批前進中國採訪的記者,回台後受到熱烈歡迎。本刊資料
文/李順德

前言:

 一九八七年九月,時為記者的李永得與《自立晚報》的同事徐璐,有機會得以成為台灣第一批前進中國大陸採訪的記者。李永得認為,那純粹只是一場採訪,但幾年下來卻重複地一談再談,總之,「真的夠了,談太多了。」

內文:

 「做數件可流傳趣事,消磨歲月。」詩人的閒情逸致或可如是說,但之於客家委員會主委李永得,談何容易?三十年前因緣際會中國行,贏得兩岸破冰盛名,流傳兩岸之間,要說就以此消磨歲月,李永得可能早隱退江湖,風花雪月一番,怎可能在三十年後,還婉拒對岸媒體專訪,不談當年舊事?

自晚搶先挺進中國,兩大報不悅

一九八七年九月,時為記者的李永得與《自立晚報》的同事徐璐,有機會得以成為台灣第一批前進中國採訪的記者,並全力完成報社交付的採訪任務。做為媒體人不僅千載難逢,也極其不易。李永得即使至今已變身為政治人,他對非主管的兩岸事務也不想多談。

 李永得的中國大陸行也許被問煩了,曾戲謔地說:「媒體耗盡我的青春時光。」徐璐也曾感慨,中國大陸行後她享有太多虛名,後來索性投入社區運動。何必如此?李永得認為,那純粹只是一場採訪,但幾年下來卻重複地一談再談,連當了高雄市副市長都還有中媒來訪,陸續勾起回憶。總之,「真的夠了,談太多了。」

 即使如此,歷史的記憶只會被喚醒,不會抹滅。二○一七年九月,香港舉行「兩岸交流三十周年紀念大會」,在回顧兩岸交流時,一九八七年兩位記者首訪中國大陸再被提起。這「等了三十八年」的破冰之旅,新聞效應不僅讓李、徐兩人一夜成名,後續加速打開兩岸探親大門,李永得也認為可能有推進作用。

 在中國大陸行四年後,對岸於一九九一年八月間,因閩獅漁事件,首度有中國大陸《新華社》記者范麗青、《中新社》記者郭偉鋒跨海來台採訪。兩岸媒體交流也正式雙向邁入新階段。范麗青不僅在台駐點,也走李永得一樣的路,由記者蛻變為官員。

 「其實當時《自立晚報》社長吳豐山指派到中國採訪的記者,並不是我和徐璐。當時吳豐山找政經研究室的記者王克敬,並搭配一位攝影前往,但他們兩人沒護照,只有我和徐璐有出境證及護照,可立即買機票出國。」李永得透露,他們意外成為破冰者,且一開始設定不採訪政治,只採訪中國人民的民生生活。

 李永得回憶,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台灣解嚴,當時國內兩大報(《中國時報》、《聯合報》)一晚報(《自立晚報》)都想進中國大陸採訪,也在密切找切入機會。《自立晚報》內部最先提採訪建議的是對兩岸很有興趣的記者王銘義,他的提議獲吳豐山採納後,內部曾做了幾次沙盤推演,至終找到突破機會,《自立晚報》一戰成名,發行量也因而翻了三倍。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613期〉

(來源《新新聞1613期》2月1--2月7日) 
【中央網路報】


相關鏈接:https://goo.gl/f6qXH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