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公司管理/康佳戰略轉型:大躍進還是巧佈局?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6-14 18:26:10
  沉寂已久的康佳集團,站在38歲的關口上,突然發動起一場“不惑之戰”。

  聚光燈下,康佳集團高調宣佈新成立環保科技事業部、半導體科技事業部。這意味著,這個老牌彩電巨頭將正式進軍環保、科技這片熱土。對康佳而言,這兩個全新的領域將為其帶來可觀的利潤。

  除此之外,康佳方面表示,未來將擇機在大健康、新能源汽車、大資料、物聯網、5G等領域進行重點佈局。

  與此同時,康佳新戰略中還對業務結構進行了重構,通過搭建“科技園區業務群”“產業產品業務群”“平臺服務業務群”“投資金融業務群”四大業務群,實現產業格局的轉型升級。

  在國企混改的時代大背景下,在大股東華僑城的支持下,康佳集團一系列的調整堪稱面貌一新。不過,此次大舉跨界、大開大闔,是否風險可控、資金充裕?如何合理調配企業精力,也對康佳轉型、成功開闢新疆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對於早在2000年左右就已飛入尋常百姓家的國民彩電康佳而言,由於戰略的保守,內部關係的亟待理順,過去幾年的發展的確走過了很長一段沉寂的時光,令外界頗為惋惜。巨頭轉型誠然不易。

  可喜的是,恰逢改革開放40周年,康佳集團通過一系列內生式的變革和發展,走出了一波堪稱“觸底反彈”的行情。首先,去年新管理層上任後交出的第一份階段性成績單就頗為亮眼,2017年淨利潤同比暴增52倍。與此同時,今年首季也持續錄得正向盈利和高速增長。

  康佳的復興之路,選擇了從單一的家電製造企業向科技創新驅動的平臺型企業華麗轉身。當中最大的價值,正是在於跳出了彩電企業發展的“框框”,拋開過去的路徑依賴,努力擺脫單純“消費電子”的傳統製造業標籤。

  康佳集團總裁周彬對此信心滿滿,他為此定下一個小目標:2020年,康佳營收要突破600億元。培育3個營收過百億的新產業,打造1–3個新的境內外上市公司平臺。

  “新戰略發佈後的第五年,通過‘科技+產業+城鎮化’發展思路的持續引領,實現當年銷售收入突破1000億元,成為以科技創新驅動、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國際一流企業。”周彬表示。

  康佳孕育造“芯”夢
  家電造“芯”,似乎越來越成為潮流。

  早在去年兩會上,TCL集團董事長李東生就公開建言,希望政府繼續出臺政策加大對半導體顯示和半導體晶片產業的支援。與此同時,據記者深入瞭解獲悉,除面板之外,TCL在產業鏈垂直整合過程中,還將晶片業務納入戰略計畫當中。自2013年起,TCL已經參股了兩家晶片企業,分別是敦泰電子(TW.3545)與另一家美資晶片廠商晶晨半導體(Amlogic)。

  就在格力今年發佈2017年財報之時,外界意外發現,格力淨賺超200億元卻不分紅,原因是要造晶片。近日,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更高調宣稱,哪怕投資500億元,也要把晶片研究好。

  康佳則是第三家高調向晶片產業發起進攻的家電領域企業。

  對於康佳這一舉動,外界亦存在不少不同的觀點。質疑的聲音主要在於:“步子是否邁得有點大”以及“晶片產業門檻高,資金和技術是否跟得上”?

  康佳集團副總裁、半導體科技事業部負責人李巨集韜向記者解釋道,康佳做半導體不是一時興起,也不是空穴來風,康佳有很大的自身需求和市場。

  據瞭解,康佳去年在半導體上的採購額為90億元,今年將突破140億元,未來5年每年會有超過30%的增長。這是很大的體量,意味著康佳對半導體有天生的需求和大量消化能力。

  其次,今年康佳在美國CES展上發佈了“8K晶片”,並且獲得CES創新大獎,據李宏韜表示,這些儲備以前沒有民用化,但是康佳是有技術儲備和優勢的。

  “第三,進軍半導體產業,毫無疑問需要的資金門檻非常高,而我們上市公司有巨大的體量,還有大股東華僑城集團的支持。這恰恰是我們進入半導體行業的三大優勢:市場優勢、技術優勢和資金優勢。” 李巨集韜告訴時代週報記者。

  對於在晶片產業的進軍步伐,李宏韜表示,康佳將用“更加聰明的方式來切入” 。康佳主要通過自研加並購的方式來做,但晶圓製造這些重資產不會投,主要還是集中在設計、封裝等輕資產環節。

  “我們瞄準的第一個領域是存儲,因為每年從康佳銷售出去的終端是3000萬台,而且未來的市場會越來越大;其次,物聯網晶片技術將帶來新的機會和顛覆,康佳會在物聯網晶片上進行重點佈局。”

  李巨集韜向記者坦言,晶片技術的核心目前仍依賴國外,但物聯網是一個新的技術領域,和傳統的不太一樣。中國在未來幾年內會擁有一個彎道超車的機會,所以我們要著眼現在、佈局下一代。如果現在還是沿著原來的方向發展,那麼將會很難超越國外先進技術。據其透露,今年就可以看到康佳發佈的一款跟生物識別相關的物聯網晶片,具有自己的技術壁壘。

  “同時針對一些資產重、投入大、週期長的公司,一般市場化的公司不敢做這樣的投資,但是我們康佳加上有華僑城,再加上政府資金,可以在這個產業裡做深刻的佈局,半導體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持久戰。所以這個產業鏈裡面的上游我們也在關注,包括半導體的製造、資金密集型的製造,包括半導體設備,技術含量非常高的設備,我們都在研究。” 李宏韜進一步解釋。

  “我們希望用5–10年時間躋身國際優秀半導體公司行業,致力於成為中國前十大半導體公司,年營收過百億。”周彬告訴記者。

  奧維雲網(AVC)副總裁董敏向記者評論道,“對於企業來說,國家大基金和國際形勢只是催化劑。根本來說,企業應該考慮的核心要點是,受益於物聯網在全球範圍內的快速推進和其豐富的應用場景,該領域市場是否具有投資潛力和戰略作用。另外,企業無論是消費電子還是耐用品或是智慧生活的產品屬性,自身需求都很大,自主化尤為重要。對於像康佳等跨界的家電企業來說,不一定要聚焦在核心環節,但要絕對重點避免重資產,謹防低端產能過剩”。

  跨界殺入環保產業
  康佳另一個備受關注的新產業,則是環保科技領域。

  在周彬看來,環保產業一定程度上有著社會公共事業的性質,康佳不僅有著央企的背景和有利支持,也有充足的資金準備和良好的產業協同,滿足了進入這個行業的要求。

  據記者瞭解,康佳的環保科技事業部業務方向重點將在水污染治理、大氣污染防治、固體廢物處理、回收與再加工利用、土壤污染處理及修復幾個方面。

  一方面,康佳將通過並購手段,另一方面則是合資公司的組建,利用它原有的優勢和康佳的優勢組建合資公司。

  “環保涉及的範疇太多了,氣、水、固體廢物,光是固體廢物也有很多,一下子把整個環保的事情全部都做完也不可能。每個細分行業中,我們需要用什麼樣的策略,是根據這個行業的特點和我們選擇的標的公司,及康佳的情況具體來結合的,不能籠統地講環保就要通過什麼樣的方式做。” 康佳集團董事局主席助理林洪藩告訴記者。

  “第一部分是做水方面的企業,已經並購了毅康科技這家公司。其次氣的方面,比較複雜,很多上市公司在做‘氣’,所以我們也正在洽談一家有關‘氣’的企業。不管是固體還是微廢,領域太寬了,微廢就有140多個品類,需要做哪個,怎麼做,都是需要進一步洽談的,再看看康佳的優勢,採取怎樣的恰當的方式來做。”

  據瞭解,康佳佈局環保產業並非僅僅追逐熱點,也有自身需求。在“科技+產業+城鎮化”的戰略下,康佳在全國初步形成康佳東莞智慧家電產業園、康佳滁州科創中心、康佳昆山物流產業園等佈局,這些科技產業園同樣擁有廢水、廢氣以及固體廢物處理需求,康佳發展環保產業有利於形成互補。

  實際上,隨著國家強化產業扶持,宏觀戰略導向和環境保護力度的不斷加大,節能環保產業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和巨大的市場增量。

  周彬坦言,康佳環保業務目標是用一到兩年的時間實現單年營收超過100億元,用3–5年的時間打造出國內一流的環保運維高端品牌。

  劍指千億營收版圖
  實際上,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康佳的業績表現並不好看,盈利能力備受質疑。

  而就在2017年,康佳營收規模從2016年的200億元,大步邁進了300億元的規模,重回行業第一梯隊,彩電主業的貢獻和多元化業務的增長功不可沒。

  如今的康佳集團,產業涉及家電、互聯網運營、供應鏈管理、金融投資、產業園區五大領域,成為以家電產業為基礎、多元業務協同發展的局面。除了此次宣佈進軍環保、半導體產業,康佳未來還將在大健康、新能源汽車、大資料、物聯網、5G等領域擇機進行重點佈局。

  財報顯示,在研發投入方面,康佳集團持續加大力度,去年在研發上投入了3.3億元,同比增長約72%。

  周彬希望把康佳打造為“一家以科技創新驅動的,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國際一流企業。”新戰略期,康佳將圍繞“一個核心定位,兩條發展主線、三項發展策略、四大業務群組”加速推進轉型升級,以實現跨越式發展。

  周彬所說的四大產業群,則是通過“科技園區業務群”“產業產品業務群”“平臺服務業務群”“投資金融業務群”四大業務群的重構,實現產業格局的轉型升級。

  面對轉型時期的困難和挑戰,周彬向記者坦言,康佳以往主要精力集中在電子資訊技術方面,跨界是需要積累和時間的,這是一個困難。其次,人才梯隊和思維的解放是另外的難點。

  “通過這一兩年,康佳的整個班子非常團結,隊伍士氣高漲,憑著38年積累的經驗、技術、人才儲備,只要打開思想,我們做事情就會比別人容易一些,更有信心。”

  至於外界對康佳轉型佈局的質疑和不解,周彬笑稱,現在規定康佳在什麼賽道上跑,或者給康佳加以定論,還言之過早。
  “最終我們可能會佈局5到6個賽道,6到7條賽道,只要有3到4條跑出來,那個時候大家就會知道康佳是什麼樣的公司了。”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