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析余鍵陶瓷藝術 女性主義的應用與思考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2-14 16:17:27
余鍵在台灣參加雙金彩陶開幕展
余鍵,《芳華》,油畫,200X1000cm
余鍵《道法自然》,國畫, 500X200cm,福州鼓山湧泉寺收藏
余鍵在金門手繪的雙金彩陶
余鍵在金門手繪的雙金彩陶
余鍵在金門手繪的雙金彩陶
余鍵在金門手繪的雙金彩陶
  中央網路報高雄2月14日電(作者 林富男)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西方的現代和後現代的思想湧入中國,女性主義思潮逐漸影響大陸,女性主義藝術開始引起人們的關注,並推動時代觀念的進步。余鍵作為一個崇尚自由與個人意識的女性藝術家,力圖用獨立的語言、個性來闡釋藝術。

  余鍵,女性漢族四川人,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系人物專業,師從吳山明、劉國輝、尉暁榕、馮遠諸導師。碩士師從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學院唐勇力導師,工筆人物畫專業。2015年錄取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博士班。1992年起任教于福州大學廈門工藝美術學院繪畫系講師,景德鎮陶瓷大學客座教授,福建省美術家協會會員。2017台灣藝術研究邀請她在金門官窯駐村手繪百瓶“雙金彩陶”再盛裝58度金門典藏高粱酒,在台灣各地展出。筆者與其同時作畫多次,其待人處世親切和協,任事做法沉著穩健,殊值嘉許。綜觀,余鍵展歷50餘次,作品參鑑於各大年鑑及著作。

  余鍵在長期的藝術創作歷程中,擅於應用不同的材質、技法來表現主題,以其獨特的符號化圖式,利用變幻的曲線委婉地表達潛意識意象。而瓷塑相比平面繪畫,具有更多維的視覺效果和觸覺感受,在創作中可融入更多的元素,突顯神秘與夢幻的氣氛,增添雕塑作品的豐富性和趣味性。2018年初台灣藝術研究院在台灣藝術股份有限公司舉辦“百藝大展—雙金彩陶”展中,她的作品題材即包括人物,花鳥,山水等,作品形式既有細膩工筆,亦有雋永寫意,風格有具象寫實也有抽象表現,呈現出豐富多彩的面貌。 

  中國上古傳說女媧造人是母系社會中女性地位的體現。製陶是新石器時代出現的標誌,陶對於人類文明的起源至關重要。大量出土的陶罐都包含了自然女性主義的元素,意味著人類起初對女性的崇拜。

  福建德化的陶瓷歷史悠久,有著深厚的文化和宗教信仰,對佛像人物的審美和造詣極高。在《花解語》系列瓷塑作品中,余鍵將“觀音”形象融於花朵中,構建出慈悲與靜謐的神情。觀音形象的融入,不僅是因為其擁有女性特質與佛家的慈悲與博愛,也體現出人類對女性精神世界的探索和表達。

女性之花
  余鍵試圖結合自身的情感體驗來創作,直接表達心靈。正如美國花卉女畫家喬治亞•歐姬芙,細緻入微地描繪花卉,展現出純粹的精神世界。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隱約有性、繁衍的意識,深為女性所鍾愛。花與其身心相通,呈現各種幻象。正如她在陶瓷作品中花形象的演變,美好綻放,乾枯衰萎,宛如生命的輪迴。

靈動之魚
  早在半坡時期的彩陶器物,便大量出現魚的紋飾,魚在原始時代象徵女性生殖,繁衍的崇拜和母性意識,也是中國傳統吉祥紋樣常見表達的物件。 以筆者觀察,靈動,自由是魚的生命體驗。作品中,突出魚的局部,時隱時現,是對女性生命的含蓄表現和自由靈性的追求。魚在水中悠遊,魚的靈動也恰似女性應對生活的最好狀態。

迷幻之身
  身體是自然界中最美的造化,余鍵試圖捕捉人體最感性的部分,通過繪畫或雕塑展現。墨西哥女性主義畫家弗裡達更是直接以自身作為創作題材,訴說自我身世,表現深刻的情感。余鍵的作品不乏,人類用眼睛感知世界,而扭動的身軀,性器官則具有女性主義與母性意識的隱喻,或是情愛的相惜不捨,或是欲望的纏綿不安,或是衝突的迷惘困惑,種種夢想幻象,而最曼妙的便是其中的多義性。

生命之水
  人類文明起源於江河流域,水孕育了生命;在《紅樓夢》中,寶玉說,“女人是水作的骨肉”,強調女性主義意識。古人對水的情感有嚮往、敬畏、包容、柔情、惋惜,甚至有繁衍、輪迴的意識。她的作品不但表現出水本身流動性的曲線美,更表現出水無形中卻有海納百川、母愛一般的包容性。水的流動性和包容性賦予其本身強大的生命力。

  余鍵在創作時常通過花、魚、身體和水等女性主義元素表達自我的情感、趣味、觀念。通過作品希望人們能夠更清晰地理解女性主義與藝術,生命之間更深刻的方向。余鍵之所以讓我感佩,是在於她藝術創作時,如佛家的修行,從動盪不安的內心到平和看待人生,看待世界,也促使她人生不斷進取、精進,對生命不斷完整和修善的一個過程。

作者: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 
台灣藝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