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民日報海外版專文--「公民抗命」辨析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2-14 06:14:12
 大陸人民日報海外版14日專文--「公民抗命」辨析 全文如下:

 在一個法治社會,法律具有必要的權威性、穩定性、統一性,不得被挑戰或違反,而尊重、維護和遵守法律,則是每一個社會成員的基本義務,通常情況下任何個人或團體不可能獲得隨意對抗或違反法律的權利。在各國實踐中,只有少數案例表明,以不服從行為、違法行為抗議類似於種族歧視這樣的被社會多數公認的惡法,才能在事後被以“公民抗命、違法達義”的名目豁免於刑事處罰。公民抗命實屬法律實施中的個別例外,遠未能形成一般司法實踐,很難說已經成為一個被普遍接受的法律概念,未可輕易確定為一種普遍的公民權利,否則整個法律大廈就難免有傾覆之虞。

 對公民抗命行為正當性的認定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因為必須有足夠的證據去證明違法者行為動機的正當性、合理性,必須有嚴格的限制條件,要能經得起歷史和實踐的檢驗。實踐中違法者所持的違法理由往往有較多的主觀色彩,能否成立,始終存在爭議,而法庭對其理由的審定也難免排除非法律因素的干擾。如果在審理過程中過於強調違法者的主觀意願,並以此作為定罪量刑的根據,難免導致法律公平正義的失衡,造成法制的不穩定和社會混亂,損害或動搖現有法律的權威性、統一性和穩定性。

 有人認為言論自由、表達自由構成公民抗命的權利基礎,把二者混為一談,甚至視公民抗命為某種憲法權利,這一說法恐怕很難成立。言論自由、表達自由是一項受國內法和國際法保障的基本人權,有確定內涵,可以普遍適用;而公民抗命屬於極少數例外,實踐中不一致、法理上也存有爭議,遠未構成一種普遍人權,不可與言論自由相提並論、混淆起來。況且言論自由並非可以肆意妄為、無法無天,而是有嚴格的條件限制,不得超越或違反法律。規定言論自由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第三款明確指出,該等權利的行使負有特別責任及義務,需要有特定法律予以限制,包括必須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公共衛生或風化等。倘若將公民抗命說成是言論自由,其意圖既想為公民抗命的違法行為披上合法外衣,也會使言論自由蒙上了肆意違法的不良形象,很難認為是一種嚴肅的法治精神。

 2014年發生於香港的“占中”行動被人們標榜為一起公民抗命的案例,雖然其非法集結、涉及暴力的違法性已被社會多數及司法機構所確認,但仍有人強調其動機和意願的正當性與合理性,並以此來掩蓋其違法性質,博取社會同情。那麼“占中”的動機和指向是什麼呢?眾所周知,“占中”的直接目標是對抗和否定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香港普選的“8•31決定”。 在這裡,“占中”首先將矛頭對準了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常設機關,直接挑戰其憲制地位,否認其不容置疑的職權及決定的法律效力,從而將自己置於同憲法相對抗的地位,因為正是國家憲法規定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職權。其次,“占中”所反對的“8•31決定”的內容,完全是依據香港基本法第45條做出的,其正當性、合法性均來自於基本法。反“8•31決定”其實就是反基本法第45條,在這裡,“占中”者又將自己置於同香港憲制性法律相對抗的地位。那麼難道規定香港普選的基本法第45條是一個惡法嗎,這樣一種由極個別人主張的主觀判斷能夠成立嗎?如果這一判斷不能成立,那麼“占中”的正當性、合理性又表現在哪裡?顯然,在這裡應當受到質疑的不是“8•31決定”和基本法,而是自詡為“公民抗命”的“占中”行動本身的正當性。

 “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必須以法律為保障,保證法律公平正義的適用則是維護法治的必要措施。維護香港法治,不僅僅要依靠香港本地法律,還必須嚴格按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憲法和基本法構成香港的憲制基礎,居於香港法律的最上端,是整個香港法律體系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依法治港,首先就要體現出憲法、基本法的憲制地位和作用,唯此才能真正保障“一國兩制”全面準確的實施。

 (作者饒戈平: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