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媒體人觀點: 川金會維安特種部隊 辜卡軍交往兩段追憶/作者:楊本禮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6-11 18:29:41
辜卡軍軍營門前 (周嘉川攝)
和老戰友重逢 (周嘉川攝)
 今年六月十二日,全球的焦點都聚焦在新加坡舉行的川金會上,因為它的成敗影響世局至鉅。如果成功的話,全球可以鬆一口氣,朝鮮半島衝突危機暫解。金正恩和川普各取所需。前者可昐聯合國宣布對北韓的解禁,並可得到美國的經援;後者可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而且也可得到參與北韓興建觀光旅遊的計劃(註:作者在本專欄三月八日刊出「川普金正恩會會面?」一文中就已提到)譲川普家族獲利良多。如果雙方會談不歡而散,世局將會動盪不安。

 六月十二日對小英總統而言,她只專注美國會派甚麼高層官員前來台主持AIT大廈落成典禮。她最希望當然是美國國安顧問波頓前來出席。不過,作者認為波頓最好不要來,因為他是「天唘錄」中騎紅馬代表戰爭的四騎士之一。(註:天唘錄四騎士Four Horsemen of Apocalypse 分別騎四種顏色不同的馬,白色代表征服、紅色代表戰爭、黑色代表飢荒、灰白代表死亡。)波頓人還沒到兩岸箭拔弩張之氣已呈現,若是真來了的話,後果如何,不言可喻!(註:波頓隨川普到新加坡出席川金會)。

 不過,作者在本專文中要討論的重點不是在新加坡舉行的川金會,而是著重在負責川金會維安的特種部隊辜卡軍(Gurkhas), 因為作者和辜卡軍有兩段緊張而有趣值得追憶的故事!

 時序倒退到1963年4月,作者應聘到當時英屬北婆洲首府亞庇城出任亞庇商報總編輯。那時正值北婆羅洲要加入馬來亞獨立而和印尼交惡,印尼總統蘇卡諾派兵進入北婆羅洲叢林打游擊戰。英廷支持北婆屬地,於是派遣驍勇善戰的辜卡兵團進駐,對抗印尼游擊隊。1964年元月中旬有一次換防和增加補給的後勤行動,英軍軍事新聞組邀請媒體進入森林,親身領略叢林戰的經驗。

 記得那是1964年1月15日,一共有七名記者隨二十名辜卡軍進入森林。記者除作者之外,還有路透社者珍妮戴維絲、「亞庇時報」(Jesselton Times)約翰、其他四人有兩人是來自馬來亞通訊社記者,另外兩人則是卡達山黨報記者。我們七人當日清晨到亞庇空軍基地㯚乘軍機到前哨站和辜卡軍會合。進入森林區的隊伍行列是:前面由八位配有槍和大彎刀(Machete) 能征慣戰的辜卡軍領頭,隨後是七名記者,另十二名辜卡軍殿後。從前哨站一進入叢林,立刻就有一種隂森的感覺。愈往森林裡面走,隂氣愈濃。參天古木,陽光只能從樹幹的空間隙透進來。每一棵古木,大概要六個人手牽手才能把樹環抱。至於樹的高度,最矮的也有三十層樓高。在森林內聽到的鳥鳴聲非但不悅耳,反而是淒戾的聲音,真讓人毛骨悚然!行軍約五小時,沿途除了聽到恐怖鳥聲外,就是辜卡軍為了要開闢較寛的路徑易於行走,而用大彎刀砍伐橫枝的聲。除此之外,大地一片死寂,我們就好像是進入另外一個世界。

 大約是走了六小時之後,前面帶頭的部隊士官長,做出一個讓大家立刻爬下的手勢,所有的人都隨著他的指揮動作爬了下來。只見領軍的士官長拿他手中的大彎刀往高約十呎的樹上猛力擲過去。剎那間,一個人中刀從樹上掉下來。大家才知道有印尼游擊隊埋伏在樹上。我們這群沒有見過戰爭場面的記者恍然回過神來,七個人可能同時都閃過一個念頭:老天保佑,檢回一條命來!

 這件事情發生後,士官長立刻下令全體急行,並把受傷的印尼游擊隊員帶走。大概是下午六點,我們進入前哨站營區。負責駐守營區的少尉指揮官走出營區歡迎我們,並拿出一瓶威士忌酒讓記者們喝,以驅寒和「壓驚」!當晚,英軍少尉指揮官為記者們做了簡報之後,他把那位飛刀擒敵的辜卡軍士官長請出來和大家見面。記者們都在問他怎麼會知道樹上埋伏有敵人,而且只有一個?他說,這是他的「第六感」。他所說的第六感,也就是在叢林征戰連年所得到的經驗。經驗的累積才讓他有預感,一般沒有豐富戰場經驗的人是不能末卜先知的。不過,他也毫不隱瞞的表示說,這其中多少帶有一點運氣。亞庇時報記者約翰問他,何不一槍把他打下來?這位士官長回答說,經驗告訴他在這種場合下不能用槍,因為槍聲無疑是給周遭埋伏的其他敵人示警把自己的位置暴露。以叢林行軍安全手則而言,開槍是犯了大忌!

 為了記者的安全,也為了方便發布新聞,第二天一大早,前哨站和設在亞庇的總部取得聯繫,由六名辜卡軍把我們七名記者和一名受傷的俘虜送到一個可以降落小型軍機的前哨據點,撘乘安排好的軍機返回亞庇基地。這是作者生平第一次知辜卡軍交往的經驗,也是人生難得的經驗!(註:亞庇時報記者約翰是印度人,他的名字非常長而且發音困難,因此,他對同業說,叫他約翰就好)。

 1991年,作者當時檐任交通部觀光局駐新加坡辦事處主任。是年九月奉命前往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出席「太平洋旅遊協會」PATA 年會。到逹加德滿都報到完畢後,參加大會安排的旅遊節目前往尼泊爾看雪名城波卡拉(Pokhara) 參觀「聖山」的魚尾峯破雲而出的奇景。導遊告知,九、十月間到波城看魚尾峯要碰運氣,運氣好的話,可以看到它從雲層中出現。作者到達波城次日清晨,運氣非常好,坐在旅館庭園前看到雲層慢慢散開,忽然之間一座又一座的山峯出現在眼前,最後,雲層散盡,魚尾峯終於出現!從山腳往上看,尖峯的確像一條魚尾,維妙維肖。這就是魚尾峯吸引人的地方。因為它是「聖山」,禁止攀登。(註:導遊告知,每年十一月到次年一月是乾旱季節,才是看魚尾峯最佳時間)。

 到波城第二天中午,導遊帶作者到城中心參觀英國辜卡軍訓練中心。作者在大門前看到一位年齢相仿的便裝辜卡軍人,彼此四目交接,都有「似曾相識」(Daja Vu) 的感覺。於是,作者主動過去問他,是否曽在北婆羅洲服役?他很驚訝的回答說:「你怎麼㑹有這個問題?我的確在北婆羅洲加入馬來西亞獨立期間被派到叢林,參與對抗印尼游擊隊戰役」!於是作者說:「如果我記憶不錯的話,你是不是那位把大彎刀拋到樹上重傷一名印尼游擊隊的士官」?他聽到之後,興奮的抓住作者的手說:「你就是那位中國記者了」!於是我們彼此熱情相擁。曾經是生死患難的朋友,能在將近三十年後異地重逢,真有「人生何處不相逢,相逢有如在夢中」之感!

 隨後,他帶領作者和嘉川及小女智媛參觀營房內訓練中心以及附近的辜卡軍眷區。辜卡軍講的是「永久的忠誠」。從他的談話中得知,目前辜卡軍在海外的工作,多數是以保安任務為主,每年匯回不少錢養家,讓他們的族人(雪霸人)獲益匪淺!

 最後,彼此握手告別。他說,他是不會離開這個營區了,即使退休也會住在這裏,若有機會重臨斯土,歡迎再來看看老朋友!

 那次是作者唯一的一次尼泊爾之行,以後再也沒有去訪問過!這是作者第二次和辜卡軍人「有如夢中相逢」後又惜別的人生難得的因緣際遇! (作者楊本禮為資深媒體人暨作家)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