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格魯吉亞前總統薩卡什維利:從“棋子”到“棄子”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2-13 22:34:14
 烏克蘭國家邊防局12日宣佈,在該國非法逗留的格魯吉亞前總統米哈伊爾·薩卡什維利已於當天被烏方遣送到波蘭。

 新華社北京13日報導,現年50歲的薩卡什維利是一個不甘寂寞的人:他曾手持紅玫瑰,掀起格魯吉亞“玫瑰革命”風暴;他曾挑起格俄戰爭,與俄總統普京為敵;他還曾炮轟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誓言要清理烏克蘭精英集團……

 薩卡什維利戲劇般的人生軌跡,不僅折射出後蘇聯時代的風雲變幻,也展現了西方與俄羅斯這十多年來的恩恩怨怨。

 西方培養的“顏色革命家”

 薩卡什維利1967年12月21日生於第比利斯市,早年畢業於基輔大學國際關係學院。他曾在法國斯特拉斯堡人權學院和義大利佛羅倫斯法學院學習。1994年,他獲得美國國會獎學金,先後在哥倫比亞大學法律系和喬治·華盛頓大學學習,畢業後在美國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

 1995年,薩卡什維利回到格魯吉亞並當選議員,2000年10月任司法部長,2001年因對政府腐敗現象不滿而辭職。

 2003年冬,一場政治暴風雪席捲格魯吉亞。薩卡什維利領導的“民族運動黨”聯合其他在野黨向謝瓦爾德納澤政府發難,以議會選舉計票存在舞弊為由,拒絕接受選舉結果。薩卡什維利頻頻帶著玫瑰現身反政府集會,鼓動民眾“鬧革命”。最終,總統謝瓦爾德納澤被迫辭職。2004年1月,薩卡什維利當選總統。

 這場“玫瑰革命”成為蘇聯地區“顏色革命”的開端。此後,烏克蘭和吉爾吉斯斯坦相繼爆發“橙色革命”和“鬱金香革命”。

 事實上,“顏色革命”並非具有進步意義的社會變革,而是美國等西方國家處心積慮推動的政變。曾在歐美留學、滿腦子西方思想的薩卡什維利則充當了西方的“棋子”。

 2013年10月,薩卡什維利結束兩屆總統任期,赴美國一所大學任教。隨後,格魯吉亞當局對其提出多項指控,包括非法驅逐反對派、沒收反對派電視臺資產等。2018年1月,第比利斯市法院以濫用職權罪缺席判處薩卡什維利3年監禁。

 無法在祖國東山再起,薩卡什維利就另闢蹊徑,誓將“革命”進行到底。在2014年2月的烏克蘭“廣場革命”中,他現身基輔,為反對派月臺。他也因此被後來上臺的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任命為奧德薩州州長,並獲得烏克蘭國籍。

 然而,州長的位子還沒坐穩,薩卡什維利又鬧起了“革命”。他指責波羅申科包庇腐敗行為,宣稱要為烏克蘭人民清理腐敗成風的精英集團。2016年11月,他辭去州長職務,組建反對黨“新力量運動”。

 2017年7月,波羅申科在薩卡什維利出境期間剝奪其烏克蘭國籍。而此前,薩卡什維利已經因為加入烏克蘭國籍而被格魯吉亞剝奪了國籍。

 至此,這位“革命家”成為了一名被通緝的無國籍人士,從“棋子”淪為“棄子”。

 誓死反俄的政客

 薩卡什維利以“民主鬥士”和“反腐旗手”自居,但他掌權後並未在這兩方面取得太大成績。給人們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是他堅決反對俄羅斯的種種言行。

 薩卡什維利就任格魯吉亞總統後,首先著手兌現反腐承諾,在懲治員警受賄方面取得一定成效。不過,據一些國際組織觀察,格魯吉亞基層反腐雖有成效,但高層腐敗依然猖獗。格反對派一直指責薩卡什維利身邊的圈子“不乾淨”。

 西方寄望薩卡什維利將格魯吉亞打造為“高加索民主燈塔”。然而,他上臺後對反對派採取強硬手段,並通過一系列措施極力擴大自身權力,令西方大跌眼鏡。

 儘管如此,西方國家對他的所作所為還是睜隻眼閉隻眼。因為,在蘇聯地區,很難找到第二個像薩卡什維利這樣絕對親西方、誓死反俄的政客。

 薩卡什維利上臺後任命了一批像他一樣具有西方背景的官員,並積極推動格魯吉亞加入北約和歐盟。他成為了美國前總統小布希和奧巴馬的座上賓,與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國會參議員麥凱恩等人也私交甚篤。

 與此同時,薩卡什維利鐵了心要“去俄羅斯化”,甚至不惜挑戰俄方底線,對謀求獨立的南奧塞梯地區發動進攻,挑起了格俄戰爭。

 由於雙方實力懸殊,這場戰爭很快以格魯吉亞完敗告終。灰頭土臉的薩卡什維利指責俄羅斯以大欺小,抱怨西方不幫他。事實上,美國和歐盟只是在口頭上支持薩卡什維利,並不會為了他這顆“棋子”而與俄羅斯刀兵相見。

 2014年烏克蘭東部地區爆發衝突後,薩卡什維利又指責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稱這是普京“因蘇聯帝國在冷戰中的失敗而進行的報復”。他曾在美國《華盛頓郵報》上發表文章說,烏克蘭必須成為經濟增長和民主改革的典範,為俄羅斯提供示範,就像“西柏林成為東柏林人民的燈塔一樣”。

 顯然,這些只是他個人的口號。無論是當年他領導下的格魯吉亞,還是如今深陷危機的烏克蘭,都為親西方、反俄的路線付出了沉重代價。(沈子涵編)
【中央網路報】